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国企淫乱系列阿晴和张丰的第一次亲密接触
国企淫乱系列阿晴和张丰的第一次亲密接触
下午,例行的总经理办公会议,与会的是公司的主要领导,副总经理李钟,公司副书记孔项云,董事会秘书陈正,还有另外两个副总经理和总会计师。

  在会上,张丰通报了北京之行的情况以及证券委的会议纪要,「这次北京之行,总体上说是不成功的。」张丰说道,「为什么这样说?现在证券委的人和以前不一样了,以前只要钱,要股权,要房子,要车子,现在这种方式虽然表面上禁止了,但是实际上,是变本加厉。」张丰加重了语气。

  「要的方式更加荫蔽,各位,我们是国有企业,还好有个监管,我花每一分钱都是有帐可查,要是股票上市了,还好说,要是股票无法上市,钱花了出去,打了水漂的话,我会死无葬身之地。我在这里给各位打个招呼,为了股票上市,我是义无返顾的了,这么大的企业,这么多的人,都要吃饭,没有发展,没有新的利润增长点,只有死路一条,我是豁出去了,但如果有人为了一己的私利,置全公司二千多职工的生死存亡不顾的,到别的地方举报我,或者什么的,到时候别怪我翻脸无情。」张丰停顿了一下,换了个语气:「实际上,要是股票能顺利上市,在座的各位都将拥有很多的原始股了,对大家都是好事,希望大家能够理解我。」「现在,就目前的情况说明一下,」张丰顿了一顿:「小陈和我一起去的,你说说吧!」董事会秘书陈正是一个28岁左右的小伙子,高高的个子,黑黑的头发,看起来很漂亮的男士,写的一笔好文章,是南开大学中文系的才子,也是张丰的心腹之一,同时还是阿晴妹妹的男朋友。

  「现在问题就出在证券委负责我公司资格审查的环节,总在关联交易问题上对我公司提供的报表和文件上指指点点,现在所有的国企上市都有关联交易的问题,关键是证券委负责我地区部门的支持和我们地方政府的帮助。」「这里我插一句,」张丰打断了说话:「地方政府的事情,是需要市领导的直接支持,我一会去市政府找一下负责工业的刘市长,让他陪我一起去省里,找省领导出面和我一起去北京。我不在的时候,市里相关单位的情况就由孔书记负责跑一下。」「关於报表的问题,还是财务部门要抓紧一下,和发行商海通证券的好好想想如何解决关联交易的问题,这个事,王总你主抓一下,有些地方能改的就改,不要拘泥於细节末梢。小陈你接着说。」「现在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我公司在北京缺少必要的办公人员,需要一些人专门跑各部委,原来北京办事处的房子太小也没有车,需要大家考虑如何解决。」「这件事,张总和我谈过了。」孔书记接着说,这是一位50开外的老人,精瘦精瘦的,但是很有精神的样子,看起来也很正直:「公司准备在北京重新买一间房子,价格200多万,地点离证券委不远,另外准备再买两部车,一部是奔驰,一部林肯,也要200万左右,一部车给去北京公干的同志,另一部是给证券委的,以后要是上市了,就留在北京,借给他们用了。」「另外,我考虑成立一个上市委员会,由市里刘市长牵头,我是副手,小陈跟着我,另外从相关地方调些人,全部负责上市工作,人选由孔书记和李总定一下,人不要多,要会外语,会电脑,会交际,会喝酒。」说到这里,大家都笑出了声。会议室紧张的气氛一下子轻松了起来。大家都说了部下谁能喝,谁谁不行。

  「我提议让秘书处的谢小晴去。」说话的是副总经理李钟,大家一下子都不说话了,气氛变得很尴尬,为了缓解大家的压力。李钟故作神秘的说:「你们知不知道,谢小姐酒精免疫,对不对?小陈。」陈正显然没有想到这样的问题会问到自己的身上,刚想说什么,就被李总打断了:「不要打掩护了,她不就是你未来的大姨子么,为企业考虑。」一顶大帽子戴在头上,小陈脸红了喃喃的说:「不是这样的。」「好了,好了,不要说了,我也知道小谢能喝,就这样决定吧!」孔书记开口了:「另外,有个女同志也好一些,很多场合,别人都带着女同事,没有一个女的相陪,也不是办法。」张丰眉头皱了一下,今天为什么老李会提出这样的建议?是拍马屁还是有什么其他的目的,这个老李一直是和我作对的,为什么故意讲这些?沉思了一会,什么话也没有说。

  会议开了很久,讨论了上市办的人员组成和机构的设置,还有北京购房购车的手续和方式。

  与此同时,阿晴也离开了公司,回到自己的小家,丈夫贺新已经开始忙着烧饭做菜了。贺新是一个规规矩矩的工程师,公司的机械动力处的主任工程师,大学学历,戴着一幅眼镜,看上去白白净净的,文弱书生的样子。

  「妈妈!」阿晴7岁的女儿叫着从卧室里出来,这是一个可爱的小丫头,聪明伶俐,漂亮可爱,学习也很好,是夫妻俩的宝贝。看到丈夫忙碌的样子和女儿可爱的神情,阿晴心头一颤,转念之间觉得自己的卑鄙和无耻,一想到这些,又想起了张丰,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。

  那是3年前的事了,那时候阿晴还是公司下面分厂的一名普通的倒班工人,说起来阿晴是正规的师范大专毕业生,毕业后分配到公司的中学里任职教英语,但由於主管学校的校长一直垂涎於阿晴的美貌,开始使用拉拢的手段想把阿晴弄到手,结果没有成功。后来藉机报复,趁总公司发文清理单位多余人员的时候,把阿晴发配到精镏车间做了一个普通的操作工。也是想阿晴求助於他,然后得其所为。

  那时候,张丰还是总调度室的主任,也是不小的官了,每天都是很认真的巡视每一处现场,每一个重要岗位,结果抓住了阿晴。

  也是二人有缘,那一天,阿晴的女儿蓓蓓生病了,夜里没有睡好,白天小贺带着蓓蓓去了医院,阿晴在单位无精打采的样子引起了班长的注意,班长是一个很好的老大姐,看阿晴很疲惫的样子,也是心疼这个漂亮的少妇,就劝阿晴到岗位最偏僻的地方,睡一会。结果,被张丰抓住了睡岗,在化工行业,睡岗是最可怕的毛病,稍有不慎,就将晾成大祸。

  结果可想而知,阿晴下岗3个月,尤其让阿晴不可忍受的是班长也受到了牵连,同时下岗,这对於家里环境不好的班长来说是一个打击,为了班长,阿晴直接找到了张丰,在调度主任的办公室里开始直接的交锋。

  张丰这才认认真真的注意到美丽的阿晴,那时候阿晴穿着普通的工作装,但是挺挺的乳房把衣服撑的高高的,长长的头发盘在脑后,生气的样子尤其好看,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,张丰一下子就呆着了。

  同样的,阿晴也被这个好看的男人吸引了瞬间,但很快就直接进入了正题,为什么要处罚班长:「没有什么可说的,纵容睡岗就是同样的错误,犯错误必须为自己承担责任。」张丰一口就回答了全部问题,然后什么话也没说,只是静静的看着阿晴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,也许是担心班长受罚,也许是想到自己的悲惨遭遇,也许是想到女儿生病好没好,阿晴不由自主的流下了泪水。

  张丰一句话也没说,只是看着阿晴在流泪,一瞬间,好像自己的心被揪了一下,好想把这个可爱的女人搂在自己的怀里,好好的安慰和呵护,但是张丰没有动。

  阿晴一个人抽泣了一会,打开门走了,连句话也没说。阿晴走了以后,张丰一个人在办公室呆呆的傻坐了好长时间,然后才出门开车回家。

  阿晴回到了家,丈夫小贺和女儿蓓蓓还没回来,等了半天还没回来,阿晴急了,连忙来到路口,想坐车去医院看看。

  正好张丰开着车从路口经过,看到阿晴焦急等车的样子,就停下车让阿晴上来,刚开始阿晴没有同意,后来想了想,也就上车了。

  一路无话,张丰什么也没说,只是问问到什么地方,阿晴也没说话,车到了医院,阿晴下车的时候,对张丰说了一声谢谢,再见就走了。这一句话,让张丰快乐了很久。

  从此以后,张丰就知道了阿晴的全部故事,关注着这个美丽的少妇,同时想好好的爱她一次,利用手里的权力,轻而易举,阿晴的丈夫进入了公司的机械动力处,没有任何人怀疑什么,不多久阿晴岗位的班长也调任了车间的工会主席,别人不知道怎么回事,可是阿晴凭着女人的直觉知道是张丰干的,同时在心里也产生了好感。

  也许上天是要故意成就两个人的好事,不久以后,小贺的妹妹在山东要结婚了,小贺工作太忙走不掉,正好阿晴代表。同时,张丰要到山东胜利油田公干,两个人在火车站不期而遇,由於丈夫在身边,阿晴什么也没有说,都是同事的关系,小贺也认识张丰。

  「你,张主任,你怎么来了?」小贺问道。

  「我去山东出差,你呢?」看着漂亮的少妇,张丰魂都飞了。

  「我送我夫人去胜利油田,我妹妹结婚。」

  「那我们同路啊,呵呵!」张丰按捺不住的高兴。

  「希望你帮我照顾一下我夫人,她有点晕车的。」「没关系,都是同事。」张丰答道。

  「那谢谢你了!」小贺高兴的说。

  上车后,张丰找到了阿晴,问道:「办个卧铺吧,好吗?」阿晴鬼使神差的跟着张丰来到了他的卧铺车厢,张丰的卧铺只有他一个人,阿晴坐在了对面的坐位上,看着这个男人,不知道怎么回事,全身一阵阵的颤栗,好像要发生什么事情。

  「怎么了?谢小姐。」张丰关心的问:「晕车了么?」「没什么。我累了。」阿晴遏制着自己内心的激动和不安,轻轻的回答道。

  这个男人才是我生命中的男人啊,阿晴想着,虽然丈夫对自己一向很好,可是总是觉得生活缺少什么,没有激情的岁月,就这样让自己慢慢的老掉,直到死去也是这样么。

  张丰轻轻的坐在阿晴的身边,看着这个尤物,心里一阵阵的激动,从阿晴的眼里可以看出对自己的感情,这让在公司里忍气吞声奋斗很长时间的男人觉得一丝丝的温暖,两个人都沉默着,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。

  窗外火车飞驰着,一排排的村庄和农田像流星一样滑过,天渐渐黑了,两个人谁也没有吃饭,都呆呆的想着自己的事情。

  突然,火车一阵激烈的碰撞声,阿晴吓的一抖,火车开进了隧道里,很自然的,张丰搂住阿晴。两个人紧紧的抱着,互相亲吻着对方的脸颊,都感受着对方无尽的爱,泪水从阿晴的脸上滑了下来,张丰温柔的吻着阿晴柔软的嘴唇,喃喃的说道:「我爱你,晴。」阿晴激烈的回应着张丰的吻,就像怕张丰马上失去一样。

  火车开出了隧道,虽然天已黑了,张丰和阿晴还是分了开来,阿晴雪白的脸颊绯红绯红,胸脯激动的一起一伏,丰满的乳房一上一下,看得张丰不由自主的硬了起来。

  「我们吃饭吧!」张丰冷静了一下,阿晴羞涩的说:「好,我补下妆。」阿晴站了起来拿下自己的小包,开始补妆,张丰的手环绕着阿晴的纤腰,一点一点的摸索着,阿晴扭了一下:「痒!」张丰无法再控制自己,一下把阿晴的衬衫从裙子里拉出来,双手猛地伸了进去,抓住了阿晴丰满的双乳:「啊,不要,有人啊,等一会……」阿晴反抗着,抓着张丰的手向下拉,结果没拉下来,被张丰一把抱在怀里,既然如此,阿晴不再反抗了,开始体会这生命中第二个男人的粗暴。

  火车还在不停的颠簸着,车厢里忽明忽暗,张丰搂着阿晴,双手熟练地揭开了阿晴的胸罩,34C的饱满乳房一下子弹了出来,张丰把阿晴抱在身上,指头慢慢的捏着阿晴的乳头,阿晴嫣红的小樱桃早已挺立,阿晴已是全身无力,任人摆布,只觉得坐在一个硬硬的东西上,阿晴是过来人了,知道那是什么,但是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的男根是这样的粗大和坚硬。

  张丰掀开阿晴的衬衫,吻到她的后背,刚长出来的胡子扎得阿晴浑身发痒,同时张丰的手在前面慢慢的揉捏,阿晴的双乳柔软而光滑,每一处皮肤都是玲珑有致,张丰的手轻柔的滑过每一寸皮肤。阿晴一阵阵的颤栗着,没有想到这个才见了几面的男人能带给自己这样的奇特感受。自己的内裤已经开始湿了,小穴里有了丝丝的感觉。自己怎么变得那么敏感,淫荡?

  张丰把阿晴转过身来,搂抱着面对面的看着,阿晴双腿跨坐在张丰的腿上,又一次好好的看着这个男人。

  「我想插进去,阿晴。」晴天霹雳般的一句话,阿晴虽然早已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,可是没想到会是这么的直接和裸露。「在……在这里不行……」话里带着颤音,不知道是害怕还是渴望。

  「行!怎么不行?」张丰加重了语气,同时双手加快了动作,并低下头吻到了阿晴敞开的乳房上,牙齿轻轻的咬着嫩红的奶头,一下轻一下重,阿晴不由自主的快乐起来,下身的水流得更多了。

  「太刺激了!」阿晴心想道,一边就是别人,一边和不是自己丈夫的男人亲热,从来没有过的经历啊!

  不知道什么时候,张丰已经解开了自己的长裤拉链,把自己的阳具解放了出来,紧紧的抵住了阿晴的内裤,当感觉到它的时候,阿晴早已浑身酥软,水流不止。

  火车吼叫着钻入隧道,小弟弟也透过掀开一角的内裤,进入了梦想的天地,阿晴被张丰的大胆和放肆弄得全无反抗之力。阿晴的水已经流了很多,张丰的阳根虽然斜了一点,也很轻松的插了进去,阿晴感觉着自己的小屄好像被撕开了一样,大大的阳根一下子洞穿了少妇的水帘洞,同时也洞穿了少妇的心。

  火车颠簸着,张丰的阳根在阿晴的身体里上下的窜动,阿晴一阵阵的高潮,一阵阵的快乐,整个身体就像被放在蹦床上一样,张丰结实的膀臂搂着阿晴平坦的腹部,一阵阵的撞击,一阵阵的酥麻,觉得好像是在天堂一样。

  肉与肉的接触越来越快,阿晴发出无法掩饰的声音,张丰猛地吻住了阿晴的嘴唇,同时加快了动作的节奏,感受肉棒在阿晴紧密的骚比里无法遏制的愉悦,粗大的阳根一次次的抵到阿晴的小洞深处,阿晴一阵阵颤栗,猛地一伸腿,一股清凉的淫水喷向张丰的龟头,张丰也无法抑止的,马眼一松,腰部一直,浓浓的精液射进阿晴娇嫩的小穴里,发出快乐的叹息声。

  结束了,阿晴生气的整理了一下衣服,站起来对张丰说:「你太过份了!」张丰没有想到会是这样,一下子懵了。

  一夜,两个人都没有说话,也都没有睡着,一直在床上翻来伏去的,还是张丰先开的口:「阿晴,我真的是爱你,你不要怪我。」「我不怪你,我怪我自己。」阿晴柔柔的说。

  听着柔骨美人这样的说法,张丰真是无地自容。张丰轻轻的来到阿晴身边,对阿晴说:「相信我,以后我会好好对你的。」「没有以后了,这是最后一次。」阿晴的声音尽管很轻柔,但是很坚决。张丰的头懵的一下就大了。

  第二天一早,大家起床梳洗,张丰一夜没睡,双眼红通通的,来到洗脸池旁一个人愣愣的发呆,这时,来了一个小伙子,半开玩笑的说:「老兄,水都放完了。」张丰一下子跳了起来:「水放完了怎么的,我他妈高兴,管你什么事!」小伙子也不是一善类,一口就回了过来:「你丫怎么回事,我操你妈了?丫的,欠揍吧,你丫的!」「我看你欠揍!」张丰一拳就捣了过去,小伙子的鼻子一下就出血了,没想到小伙子不是一个人,一下子又窜出来两个,围着张丰拳打脚踢,张丰亏得一直锻炼身体,没有吃太大的亏。很多人围观,阿晴挤进来,忙着拉架,这时,列车员也来了,总算把人拉开,乘警把几个人都叫道了列车员休息室,批评教育,好长时间才出来。

  看到张丰嘴角还有血的样子,阿晴心疼极了,默默无言的给张丰端来吃掉,看着张丰吃掉,然后嗔怪的说:「多大的人了,还这样!」「不都是为了你么!」张丰没好气的说。阿晴柔柔的说:「好了好了,我不生气了,以后你要注意些。」听了这话,张丰快乐地蹦了起来,像一个大孩子一样。

  剩下的旅程短暂而充实,两个人都说着自己以前的故事,都好像是自己的初恋一样,这一刻,两个人都忘了自己都是结婚了的人,期待着列车永远不要停下来。

  【完】